特價搶購 - 6號碗 綠繡眼超值獨家 - 【ef-de】GO獨有 排釦長袖繡字針織罩衫外套(紅)CP值超高 - Hydrating 醒膚面部按摩油
賣家強檔 - DURUE 18-8不鏽鋼保溫瓶  500當紅分享 - ESCENTS 伊聖詩 抹茶達人香竹(200ml)非逛不可 - 3.3號盤子組 染小紋孩童

“喂,你好請問你是江小濤的傢長嗎?”

“你好,我是小濤的父親,你是那位”

“我是小濤的班主任,是這樣的,小濤從昨天開始就有點肚子痛,校衛生室給他吃藥不管用,後來又輸液,到現在還是不見好轉,衛生室的大夫說可能是闌尾炎,這裡處理不瞭,請你盡快過來,帶孩子到醫院去查一下。”

“好的,我馬上過去,我馬上過去。”江叔正在一傢工地打工,一聽說孩子病瞭,急忙放下手中的活,給妻子打瞭個電話讓她帶醫療本和錢過來就出門打瞭一個車,奔學校趕去。

小濤所在的學校是縣城內最好的一所私立寄宿學校,每隔一個月孩子回傢一次,這樣既可以讓孩子接受到好的教育又可以省去接送孩子的時間,這樣江叔兩口子可以打點工賺點錢,這也是他們選擇這所學校的原因。

工地離學校60多裡路,路上江叔一個勁的催促司機能不能快點,半個小時後,終於到瞭學校門口。

“師傅,你稍等一下,孩子病瞭,我進去接孩子去醫院一會就出來”

說完就直接奔向瞭小濤所在的教室,一進教室就看到小濤正在一邊輸液一邊聽課。

“你看孩子非得堅持來上課,隻是肚子痛沒有好轉,”老師看見江叔慌裡慌張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我是小濤的傢長。

“好吧,你趕緊帶到醫院去查一下吧,別耽擱瞭。”說完帶我和小濤一起去衛生室起瞭針。

“謝謝老師,我趕緊帶他到醫院去查一下。”

“現在感覺怎麼樣,還痛嗎?”江叔問

“還是痛”小濤一邊捂著肚子一邊說

醫院離學校不是很遠的路程,開車沒有多長時間就到瞭,一看到瞭醫院江叔拉著孩子就下瞭車直奔醫院跑去,

“哎,你還沒給錢呢?”出租車司機從車上下來喊到

“哎呀,你看我這是怎麼啦,以前從來沒有這樣過,實在對不起,”江叔邊掏錢邊拍自己的腦門。

診室內,一個穿白大褂的中年婦女坐在桌子旁,推瞭推眼鏡問“感覺那兒不舒服“

江叔看瞭一下大夫的胸牌:“徐主任,你看孩子肚子痛,在學校輸液也沒有管用,懷疑是闌尾炎”

徐主任經過一番檢查說“根據癥狀基本上認定為急性闌尾炎,我給你開個處方,你先到二樓內科三區找王護士長讓她安排輸液,隨後再辦住院手續。”

“在學校就輸液瞭,沒有管用,是不是可以手術?”江叔焦急地問

“目前來看沒有必要挨那一刀,學校衛生室條件有限,藥品也不全,有好些就像你孩子這樣的病例經過輸液一個星期就好瞭”

“那太好瞭,謝謝主任”經過主任解釋,江叔心裡也敞亮瞭些。

找到瞭二樓內科三區,跟護士長說明瞭情況,

“知道,剛剛徐主任打過電話,你先讓小李帶你去病房,輸上液後再過來拿單子到住院部辦理住院手續”一邊說一邊叫過一旁的護士。

病房內顯得十分擁擠,一間二十多平方的房間放瞭五張床,一看靠門一側放著就是加床,墻上沒有設備帶與床號,護士讓指著靠墻角的一張床,“就是這張床,你讓孩子先躺下,我去拿液給輸上。”

江叔讓小濤躺在床上,“還痛嗎?”

小濤還是捂著肚子,不過這次沒有說話,隻是默默地輕輕地點點頭,江叔知道孩子還在痛隻是沒有說出來,知子莫若父,他太瞭解孩子瞭,雖然剛剛十三歲,可是不管做什麼事都有一股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精神,不管遇到啥困難,自己總是能盡全力地去克服,也正是這種精神,使得小濤在學校成為學校的學生委員和班幹部並且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這也是江叔夫妻最值得驕傲和自豪的事。

護士的行動還挺快,沒有多長時間就拿著藥液給輸上瞭,看著淡黃色的液體一點點流入瞭小濤的身體,江叔也輕輕地擦瞭擦額頭上的汗,舒瞭口氣,這時妻子也趕到瞭病房,小濤微微地瞇上瞭眼睛,妻子悄悄地坐在床邊註視著孩子,江叔也以為孩子睡瞭對妻子打瞭個手勢,拿著錢和醫療本慢慢地站起身找護士長去辦住院手續。

住院部的窗口外排著長隊,現在有合作醫療,農民住院也可以報銷,住院的人也就多瞭,江叔走上去排在瞭後面,前面的人一回頭“哎,叔叔誰住院啦?”

“這不是小虎嗎,是小濤住院說是闌尾炎。你這是在為誰辦住院”江叔抬頭一看,這麼巧排在前面的正是本院的一個侄子。

“單位的一個朋友需要住院,傢裡人還沒有趕過來,我幫忙給排一下隊。小濤住那兒瞭一會我去看一下?”小虎是一個熱心腸,無論在傢還是在單位。

“就住在二樓的內科三病區瞭”

“怎麼住內科,這應該住外科做手術呀”

“我也不知道,可能掛的號是內科,然後科主任就讓我去瞭內科,不過那個徐主任說一般輸幾天液就好瞭,就不用多挨那一刀瞭。”

“那樣也不是不可,可是一般不能治徹底,日後容易復發,如果不能及時控制還是及早的考慮手術,聽說人傢日本孩子一出生就把闌尾給切除瞭。”

“呆會回去看情況,不行的話就手術。”

這時,小虎朋友的傢屬急急火火的找到的小虎。

“叔叔,我先帶他們過去到病房,一會過去看你們。”

“好的,你們忙去吧”

辦完瞭住院手續,回到病房還在想著小虎剛才說過的話,心裡多少有點糾結,但願像主任說的那樣輸液就能治好。

“都辦好啦?”妻子問道

“辦完瞭,怎麼不輸瞭?”江叔看到輸液架上沒有瞭液體,小濤微睜著眼睛躺在床上,額上滲出細密的汗珠。

“護士說就這兩瓶,剛才還采瞭血,采瞭尿說去化驗,你去辦手續的時候,鄰床的這位大哥說,他當年上高中的時候也是這個情況,可最後還是做瞭手術,”

“是的,我當年就和你孩子的癥狀差不多,那還是在市醫院,可是最後還是轉到瞭外科又做的手術,外科的大夫還埋怨說我該早點過去做。”鄰床的大哥答腔

本來剛才聽小虎講的就有點糾結,現在聽這麼一說,再看一眼床上小濤額上的汗珠,江叔開始拿定瞭主意“我去找一下主任,咱們也轉到外科去”

主任辦公室內,徐主任剛從門診回來,幾個分管的大夫也在,不知道再說什麼,看到江叔進來,徐主任問“你有事嗎?”

“徐主任,我是剛才因闌尾炎住院的小孩的傢屬,聽人說隻是輸液容易復發,你看我們可不可以轉到外科去”江叔平時就性格內向不愛言語,一見到主任就覺得自己矮瞭半截,說話的語氣也弱弱的向從鼻孔裡發出的聲音。

“不是告訴你瞭,輸個幾瓶就會好的,我處理過這樣的病情多瞭,還沒有聽說過復發的,你這人真是的一個大老爺們怎麼沒有主意,並且咱們化驗的結果也沒有那麼嚴重,我們這也是替你們著想”徐主任大聲的說道

被主任一通搶白,江叔張瞭兩下嘴可是啥也沒有說出口,低頭出瞭辦公室。

江叔走後,徐主任對幾個大夫說“你們看見瞭,其實這個病人是應該去外科的,但是現在科室獨立核算,按收入算獎金,咱們也是沒有辦法,能多收入就多創點收,這也是替咱們整個科室來考慮,剛才我也看過化驗單瞭,估計呆不瞭多久他還會來找,到那時咱再讓他轉到外科去,”一邊說一邊在處方單上匆匆地寫著

“張大夫,你快點讓護士到病房把這些藥拿過來,等轉到外科時帶著一起過去,這樣費用就是咱們科的。”

江叔沒有直接回病房,在走廊裡來回地渡著步,低頭思索著該怎麼辦。

“叔叔,你原來在這裡,剛才我在病房裡看到小濤痛得挺嚴重,聽嬸說你去找主任要求轉到外科,和主任說好瞭嗎?”小虎著急地說,

“主任說輸液可以解決,沒有那麼嚴重”

“還不嚴重,你看小濤現在痛得牙咬得直響,頭上直冒汗,也就是小濤換別的孩子早就哭瞭”

“我過去找主任,他不讓轉咱們也得轉,不行我就去找他們領導”說完就直奔主任辦公室,快到辦公室門外時就聽到裡面傳出爭吵的聲音“你們說這叫啥事,我們都住瞭一個多月瞭,病還是不見好轉,我們要求瞭好幾次,就是不讓我們轉院”

“我們不是在積極地想辦法嗎,這又不是特殊的病,相信我們能治好的”

“相辦法,你們說過多少次瞭結果呢,不還原來的樣子”

“治病是需要過程與時間的,”

“這些咱先不提,我就問一句讓不讓我們轉院,我們有沒有選擇醫院的權利”

“你可以轉,我也沒有攔著你們呀”

“沒攔著,那你們給辦轉院手續”

“對不起,這是醫院的規定,隻要是本院能夠有能力治療的,不給辦理住院手續”

“什麼狗屁規定,難道國傢合作醫療就是這樣規定的,病人都得在本地醫院治療,治不好的才能轉院,你們這是故意刁難人”

“你說清楚誰刁難你瞭”

“還用說嗎,你們不辦轉院手續,我住院的這兩萬多塊合作醫療就一分也報不瞭,你們這不是刁難是什麼”

“我們有我們的難處”

“行瞭,我們不報瞭也要轉,還救死扶傷一切替病人著想,狗屁,國傢的好政策都讓你們給念歪瞭,要是你們的親人這樣呢,也如此嗎?”說完“呯”地一聲摔門走出來一個氣沖沖的漢子。

小虎走進辦公室,看到主任也拉著臉,坐在椅子上喘著粗氣。一看又進來一個人沒好氣地問道“你有啥事”

“我是江小濤的哥哥,他闌尾炎的病情太嚴重瞭,你看是不是能轉到外科去做手術”

“轉吧,我幫你聯系外科的大夫,讓他們把病人接過去”主任對小虎揮著手說

小虎覺得有點出乎意料,是不是剛才主任和那人的爭吵讓他有瞭良心發現,管他呢允許轉就行瞭,他那裡知道這是徐主任意料之中早就安排好的事情。

小虎回到病房讓江嬸收拾自己的東西說外科的大夫一會就過來。

“這位就是需要做手術的病人,這位是外科的李大夫”張大夫帶著瘦高個的大夫走進病房介紹著,

李大夫走到床前詢問瞭一番病情然後說“趕緊到手術室,咱們馬上安排手術”

此時的小濤從床上下來,努力地站起身但疼痛又使他馬上彎下瞭腰,

“快租個輪椅,把病人推過去”

小濤到醫務室租來輪椅,推著小濤一並向手術室走去。

手術室設在三層,門口外的連椅上坐瞭好些人,都是在等候手術的傢屬,李大夫帶他們辦完手續後就直接把小濤推進瞭手術室,江叔直到大門完全關閉後才離開門口,在旁邊的椅子上找瞭個位置坐下來,心不在焉地與小虎聊起瞭村裡的事。

剛過半個小時,江叔就有點坐不住瞭,一會就起來從大門的縫隙裡向裡瞧瞧,他也知道啥也看不見,但還是會每隔一斷時間就瞧兩眼,“叔叔,這是小手術,你不用擔心,一會兒就出來瞭,你看又能管啥用”小虎坐在椅子上對正在張望的叔叔說。

“我這心裡就是有點七上八下的,瞧瞧就覺得好受點”江叔邊說邊回到小虎的身邊坐下。

手術室內,無影燈下,李大夫和一名護士正在為小濤做手術,“怎麼這闌尾這麼難找,書上圖中標的就是這個位置,和主任做手術時很容易就找到瞭。”李大夫自言自語地說,

“不行我給主任打個電話問一下,這麼長時間瞭”護士給大夫不斷地擦著汗。

打過電話後終於確定瞭位置,“原來是發炎腫得和盲腸分不出來瞭,還是主任的經驗多”

隻聽“啊”的一聲叫,把大夫和護士嚇瞭一跳,他們猛地想起麻藥馬上不起作用瞭,“你趕緊讓病人傢屬拿手術單到樓下藥房拿兩支鎮定的藥過來。”大夫也有點慌張地說

護士推開瞭手術室的大門“誰是江小濤的傢屬”

“我是”江叔驚慌失措地站起來“什麼事呀?”

“拿著你的手術單到樓下藥房去拿兩支鎮定的藥,我已經打過電話瞭”

“護士,還得多長時間呀”

“快點去拿藥吧,一會就好”

“把單子給我,我去拿還快點”小虎接過江叔手中的單子就下瞭樓。

還是年輕人腳快沒有多長時間,藥就交到瞭護士的手中,那扇大鐵門又合上瞭,

說是小手術,這一個多小時瞭還沒有做完,中間又拿鎮定的藥,江叔再也坐不下瞭,在走廊裡站著發呆,江嬸走上前“上午就說你,如果手術的話就提前包個紅包,可你就是不聽,說到處都宣傳拒絕收紅包,現在你看看,一個闌尾手術這麼長時間還沒做好,什麼事都得吃你這個榆木疙瘩的虧”

這次江叔沒有還口,還是呆呆的站著,其實他就是舍不得錢,平日裡更是一分錢摔八掰來花,覺得送瞭錢也未必能起作用,那錢不就花冤枉瞭,現在也後悔是不是自己錯瞭。

“嬸你說的也不一定正確,送瞭禮也不見得就時間短”小虎的心裡其實和嬸想得差不多,但還是這樣勸江嬸。

時間是不是走得慢瞭,江叔不停地看著表,心在不安地跳動,他不讓腦袋去想,可腦海裡閃現出的都是些不好的畫面,一生謹慎膽小的他頭上滲出瞭汗珠。

門開瞭,江叔夫妻沖上前去一看不是,像泄氣的皮球,身體發軟,有點站立不住。門再次打開瞭,“江小濤的傢屬”護士叫道,小虎趕忙扶著兩人走到病床前,“小濤,小濤”小濤勉強掙瞭下眼睛又閉上瞭,面色蒼白,腰部緾著繃帶中間還插著一根管子,端部是一個袋子,裡面有流出的淡紅色和黃色的粘稠的液體,看到這些江嬸的眼淚不由自主地流瞭下來。

“孩子還沒有完全醒過來,瞧你們是怎樣做傢長的,要是早點過來就不會做這麼長時間,孩子也不用受這麼大的罪,還算好如果再晚點就穿孔瞭,要是那樣麻煩就大瞭,現在記著一個小時後一定叫醒他,這是割下的闌尾送病理室做病理,記著三天之內不能吃東西,六個小時扶他下床散步免得發生粘連。”李大夫對江叔講

“好的,我知道瞭”江叔心想都是在內科耽誤瞭,但是沒有說出口,隻是點著頭。

外科病房內監護及其他設備全都準備妥當,小濤被抬到病床後護士把該用的設備都用上並且輸上瞭液,小虎看到安排就緒“叔叔有啥事就打電話,我把輪椅送回去,這個闌尾捎到病理科然後就回單位,單位還有好多事”

“小虎,謝謝你呀”

“你這是說得啥話呀,誰讓我是你的侄子”

小虎走後,夫妻倆望著病床上瞭小濤依舊緊閉著雙眼,還有床邊一閃一閃的設備,床邊的塑料管子還在向外流著那粘稠的液體,兩個人看在眼裡疼在心中,淚水忍不住流瞭下來。

夜色漸漸的濃瞭,江叔說“你下去吃點東西吧,都餓一天瞭”

“我吃不下,要吃你去吃”

“我也不想吃”

兩個人坐著,註視著小濤的臉誰也沒有動,就這樣坐著,等著,聽著,看著。

一個小時後隨著江嬸的呼喊,小濤慢慢地睜開瞭雙眼,頭稍稍地轉瞭一下,“媽,我這是在那兒,”

“傻小子,你這不是做完瞭手術在醫院裡嗎?”

小濤眨瞭兩下眼,好像想起來瞭“我隻是聽到大夫說找不找怎麼辦,後來就不知道瞭”

“找到瞭,你看這不是都做好瞭,你看這裡還下著導管”說到這江叔再也說不下去瞭,扭過頭去擦眼淚。

小濤也輕輕地轉過頭,江嬸問“孩子,疼吧”

“有點,但是比剛才肚子裡疼要好多瞭”

夜深瞭,江叔兩個人誰也沒有一絲困意,都在等著第一次下床鍛煉的時間,兩個人誰也沒有講話,時間慢慢到瞭六個小時,江叔叫來值班護士取下監護的設備,慢慢扶起小濤,江叔拿著導流袋和輸液的瓶子,江嬸攙著小濤的胳膊,剛站起時一用力,眉頭一鎖,嘴一咧疼的小濤又坐下瞭。

“想想還記得我以前給你講過的關公刮骨療毒的故事嗎?現在你必須要堅持鍛煉,不然腸子發生粘連就麻煩瞭”

小濤沒有說話隻是用力地點瞭兩下頭然後咬緊牙關用力地站起身,一晃一晃的艱難地邁開瞭雙腳。

人的生命之中,饑渴是最難忍受的事情,“水,我要喝水”小濤渴得難受,嘴唇發白,有幾塊還起瞭皮。

“不能喝,一定要堅持,現在不是兩天快過去瞭,醫生不是講瞭嗎如果喝水,腸道的傷口沒有愈合好,咱們就前功盡棄瞭,”江嬸眼中含著淚水,隻是用棉簽蘸著水擦試一下嘴唇,恨不得自己能替孩子渡過這幾天,後來江叔想瞭個辦法讓小濤用水潄一下口然後再吐出來,這時候水在小濤的嘴中比蜜還要甜,水在裡面打著轉真得舍不得,但是想到醫生和父親說過的話,還是一點點地讓水從嘴裡流瞭出來,三天水米不粘牙的滋味,總算熬過來瞭,尤其是對一個十多歲的孩子需要多大的毅力與堅強,早上江叔早早地定做瞭雞蛋羹,看著孩子吃得香甜的樣子,不知怎麼的,江嬸的眼淚無法控制地流瞭下來。

一晃十天過去瞭,刀口愈合的挺好,病理的結果也沒有問題,這天早上,護士通知可以出院瞭,小濤也來瞭精神,這回好瞭,可以見到老師和同學,又可以開始上課瞭。

江叔拿著醫生開出的出院證明去辦理出院手續,出院結算倒還可以,報銷得排好幾次隊才能完成,打住院清單,合作醫療審核,辦理報銷返還實際金額,最後再領取報銷的錢把個隻知道在工地幹活的江叔跑得滿頭大汗,還好到中午的時候總算辦完瞭。

回到病房,江嬸已經把東西收拾妥當,小虎不知從那裡聽到要出院也趕瞭過來,看到江叔進來,“辦完瞭,報銷瞭多少錢”

“還真不錯,一共是五千多,等於報瞭三千多,花瞭一千多塊。”江叔具體也沒有記清,隻記得大概的數字。

“有點不對,我們單位的一個同事沒有合作醫療,癥狀和咱們小濤差不多,就在縣城的那傢私立醫院做的手術,花瞭還不到一千,我去醫務室問一下”

“別問瞭,住院清單好幾張,我也沒仔細看,我覺得看也沒用,上面寫的藥是在醫務室直接配好的,咱也不懂,也就是咱老百姓說的憑良心唄,反正也差不多,如果沒有合作醫療咱不就得花五千多。”江叔說得倒是實話。

天空飄著小雨,走出病房的江叔感覺有點涼,小雨打在臉上,禁不住打瞭寒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推薦開箱優惠

ci4g4k4c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