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異國他鄉,常會遇上美國人說的“文化震撼”(cultureshock)。的確,不同文化的碰撞,常會讓人領悟到一些什麼。

去年夏天,第一次踏上東鄰日本的土地,就時常感受到這種所謂的“文化震撼”,其中有三次給我印象尤深。

早就聽說東京的夜景美麗壯觀,是世界著名夜景之一。到日本後不久的一天晚上,我請在日本工作的弟弟陪我上瞭住友三角街的頂層,這裡是東京觀賞夜景最佳地點。與紐約、洛杉磯、新加坡等地金光閃亮耀眼的夜晚不同,東京的夜景宛如星河瀉地,銀燦燦一望無際。看著無數燈光通明的辦公大樓,我問弟弟,為什麼這麼晚瞭,辦公樓還都亮著燈,弟弟答一般公司職員都工作到很晚。在日訪問期間,白天我有自己的活動安排,傍晚下班時分,我總在弟弟工作的公司附近與他會合,請他陪我逛逛。有一天我們走岔瞭,等瞭很久不見他的蹤影,我就進他公司找他。本以為這麼晚公司裡一定空空蕩蕩的,可推開辦公室的門卻嚇瞭我一跳,員工熙熙攘攘,熱鬧非凡———大半屋子的人都還在忙碌著,而這時已經下班一個小時瞭。出門遇上瞭找回來的弟弟,我問他,下班這麼久瞭你的同事們怎麼還不走?弟弟說,日本人就這樣,其實他們也沒幹什麼,隻是幹活兒幹得意猶未盡,還想再找點什麼事幹幹。這使我想起母親曾對我說起過,50年代剛解放時大傢下瞭班都舍不得走,總想再幹點什麼,晚上辦公樓的燈總亮到很晚。

那天乘輕軌火車(日本人這樣稱電車)返回東京遠郊的住所時,已是深夜瞭,而車廂裡竟擠得滿滿的。望著這群滿臉倦意、默然站立的日本“上班族”,我內心震動瞭———我們的近鄰竟然是這樣地工作著!

日本的國民生產總值居世界第二,是個富裕的國傢,這是盡人皆知的。去日本前聽人說日本人生活還是比較樸素的,“吃的少、幹得多”。到日本訪問時就留意觀察。日本人在館店裡吃飯一般多采取“定食”的方式,與我們的“份飯”類似。即使是高檔餐廳的日餐一般也是這種形式。一份“定食”種類並不少,高檔的“定食”往往有十幾種菜,但每種數量卻少得可憐,有的菜竟是一顆青梅或一塊雞蛋大小的沒油沒鹽的生豆腐。為瞭搞清日本人的食量,我專門選擇瞭在中國開設連鎖店的日本便餐店“吉野傢”進行觀察和比較。一連幾天中午我都在市區的同一個“吉野傢”吃中飯,店裡沒有桌子,隻有“吧臺”式臺子,一到中午,店堂裡便人滿為患,長條的臺子邊坐得滿滿的。現在的日本中青年人的身材已不是當年“小日本”的概念,他們進門後頭也不抬,嘴裡咕嚕一聲,夥計聽見後一會兒就把一份“定食”端瞭上來。東京的“吉野傢”比北京“吉野傢”一份“定食”的數量要少的多———比茶杯大一點的一小碗米飯,剛剛鋪滿盤底的一小碟涮牛肉片,一小碗醬湯,外加一小撮咸菜,這就是日本一個中年男子的午餐,真有些不可思議。問起一些在日多年的中國留學生,他們回答:這用咱們中國話說叫“常帶三分饑與寒”,是日本文化的一種特色。從日本回來後,眼前常常浮現出細細地吃完一小份飯後默默離去的日本人的身影。一個富裕起來的民族,竟然還能保持如此的樸素。這種樸素難道不比日本經濟的富裕和強大更有力量嗎?!

盂蘭盆節假期的最後一天,我與弟弟駕車去日本著名的旅遊勝地伊豆半島遊覽。由於是長假的最後一天,返城的車流形成瞭空前的高潮,從伊豆半島西部通往東京方向100多公裡長的公路上幾乎全線塞車。

日本的道路十分狹窄,我們走的“國道”居然隻有上下共兩條車道,幾乎所有的車都是回東京的,對面的來車很少。這樣的塞車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簡直可以說是蔚為壯觀,順路望去看不到頭的車流在一步一挪地緩慢行駛。100多公裡的路,我們從下午四五點鐘一直走到深夜12點左右。然而就在這全線堵車的100多公裡的路上,居然沒有出現一個維持秩序的交通警察,也沒有看到一輛車從空蕩蕩的下行車道向前超行,甚至沒有人鳴笛催促前面的車輛。日本人就那樣耐心地坐在車裡,一步一停地向前挪動、挪動。100多公裡長的公路大塞車,日本人竟然秩序不亂;七八個小時的等待,日本人竟然不急,靠著耐心,他們自己竟把這綿延100多公裡堵塞的車龍化解瞭!如此堅忍、守秩序、萬眾一心的民族,真是可敬又可怕!

?

八十年前的一次征文
2013正能量
有誰沒誰


Vegeta Cos 95%胡蘿蔔鎮定保濕凝膠 250mlSo Q 綠茶面膜 單片Holika Holika X AUDREY JEANNE DODO CAT貓咪果凍唇膏 3.6g
蔥媽媽_爆汁香菜水餃(約50顆/包,1000g)MISSHA 風格STYLE 臉部/眼部增亮遮瑕膏 3g/6g短筒五趾襪

37583BFE227CF07315FE3999EE84D78F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推薦開箱優惠

ci4g4k4c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